美称中俄武器壮大美军敌人,美国军队计划用3

有些武器使地面指挥官能够精确定位叛军目标如战斗人员小型集会、建筑物和炸弹作坊,比如“神剑”,它是由GPS制导的155毫米火炮,能从30多公里以外摧毁敌方目标。另一个例子是多管火箭制导发射系统(GMLRS),这种精确制导远程火箭的打击范围达70公里,曾经在阿富汗成功地从很远距离之外除掉塔利班目标。

  尽管如此,许多拥有平叛战术经验的陆军领导人必须重新审视大型常规战争所需要的战术。

  资料图片:泰国陆军装备的中国产VT-4外贸坦克。

据美国《陆军时报》周刊网站报道,近日美国陆军参谋长马克·米利在陆军协会举办的一场活动上说,陆军正处于为“大战争”做准备的转型期,这一过程可能长达30年。  点评:美国陆军自建立以来,经历了多次转型,以积极应对不断变化的安全威胁,并在不同时期表现出了不同的特征。此次美国陆军提出为未来“大战争”做准备的建设思路,是对未来美国陆军核心能力建设的一种提前规划,将作战对象从当前的反恐平暴转移到与大国的竞争对抗上,并涵盖了从战术、战役到战略的所有层次战争,强调未来战争不仅仅只为赢得战斗胜利,而是要综合运用全部国家力量要素,将军事成果转变为持久、有利的政治成果。  “大战争”作战理念的提出,既是对过去反恐战争经验的反思,更是对未来军事建设思路的展望,并展示了美国陆军在未来至少三十年所应追求的战略目标。  顺应作战对象调整,由反恐平叛转向大国对抗  自“9·11”事件以来,美国陆军一直以打击恐怖武装分子为主要任务,在反恐平叛领域积累了大量经验,并构建了系统的作战理论。例如,目前陆军所采用的《战地手册3.0:全频谱作战》,就是对之前反恐军事行动的一种总结,所阐述并强调的“全频谱作战”主要包括平息叛乱、多军种联合、维稳行动等内容,对大国冲突战争并没有做出过多描述。  随着国际安全形势的变化和战略重心的调整, 美国开始将主要安全威胁由原来的恐怖主义转向大国竞争对抗,并于近期发布了一系列重要战略文件。2017年12月,美国发布了《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就将应对大国挑战优于恐怖主义,放在安全威胁的首位,认为随着国际反恐行动取得重要进展,恐怖主义对美国构成的威胁挑战已经相对减弱,而大国竞争正卷土重来。越来越多的大国正在研制包括核动力航母、隐形飞机、新型高超音速武器、无人机、远程传感器、精确瞄准技术等在内的先进武器,这些都是以前在反恐行动中战争对手所不具备的,对美国的安全威胁不断加剧。为此美国必须将首要安全关注重点转移到应对大国挑战上。  作为美国的重要军种力量,陆军必须要进行相应转型,以适应上述战略调整,应对各种可能随时出现的冲突情境。近期,美国陆军宣布,计划在今年10月提出一个被称为《战地手册3.0:行动》的新文件,对之前所提出的“全频谱作战”概念进行修正和更新,即在承认叛乱和恐怖主义威胁在未来数十年仍然可能存在的前提下,将陆军主要应对非线性、非对称战争转变为主要关注与一个强大敌对方进行高科技战斗的准备。2017年5月1日,美国《国家利益》网刊发文章称,美陆军正在积极为与技术先进、实力相近、能充分挑战美国军事技术优势的对手打一场大规模、机械化、旗鼓相当的战争做更充分的准备。波托马克基金会会长菲利普·卡伯则在对乌克兰危机中俄罗斯所采取的行动进行仔细研究后宣称,俄罗斯在乌克兰冲突中使用的新型武器杀伤力是惊人的,包括使用美国不再拥有的可撒布地雷,并在这场冲突中动用了至少14种不同类型的无人机。卡伯则认为,鉴于俄罗斯在这些地区的力量优势,美国陆军应在欧亚大陆两端同步保持可与俄陆军及其“代理人”武装抗衡的地面部队,从而有效地维持地区安全战略格局。  从本质上来看,此次美国陆军提出的所谓“大战争”作战理念,实际上就是要建设一支能在未来有效对付无论是装备还是训练都与美国相匹敌的国家,能够在艰苦条件下与势均力敌的对手展开长期地面战并获胜的强大军队。这种目标将会促使美军调整其军事建设思路和作战方针,制定出新作战环境所需的新战术、新概念、新战略以及新作战手段,以便胜任未来进行一场高科技、高级别和高强度的战斗。  研发新型武器平台,为大规模机械化战争做准备  由于在作战对象上,美国陆军长期以来一直关注和的是反恐和反叛乱作战行动,因此在武器装备设计上也主要针对的是机动灵活的山地丛林局部战争。而随着“大战争”作战理念的提出,美国陆军必须重新审视大型常规战争所需要的战术,确定、推敲并整合专门用于大国战争中的技术,在研发武器、技术和平台时更加注重为大国之间硬碰硬的大规模机械化战争做准备。这些无疑都将会对美陆军未来力量建设、机构编制和武器装备研发产生重要的影响。  目前,美国陆军拥有“五大杀手锏”——“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布拉德利”战车、“阿帕奇”攻击直升机、“黑鹰”直升机和“爱国者”防空导弹系统,这些武器使得美国陆军在过去多场战争中所向披靡,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如今,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这些武器面临着不断过时的窘境。近日,美国负责陆军武器、军车和平台研发项目的迈克尔·威廉森中将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必须要为未来各种潜在冲突做好武器系统的研发准备,包括为未来可能出现的大国冲突做好准备”,要求将重点放在发展下一代战车、远程精确火力系统、未来垂直起降载具、先进的指挥网络和士兵战斗力等方面,同时还要加强无人机、直升机和地面车辆之间、步兵与装甲车机动编队之间展开大范围的地空协同行动。  作为陆军的主要装备力量,下一代新型战车是美国陆军武器装备发展的重中之重。例如,美国陆军正在研发一种新型 “联合轻型战术车”,在设计时优化了装甲、速度、悬挂系统、爆炸气浪防护和离地距离,能够承受住比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遭遇的更强火力。此外,美国陆军还计划在今年底接收一种名为“多用途装甲车”的新型步兵运送平台,可在像“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这种大型战车旁开展机动作战,其设计时速能有效躲避反坦克导弹,而反坦克导弹是美国陆军在大国交战中可能会面对的常规武器。同时,无人机也是美国陆军发展的重要领域。目前,美国陆军掌握着数以千计的无人机,这些都将是在大规模陆战中非常实用的平台。  而从美国陆军近期的“实弹”演习来看,也正在把训练和“实弹”武器重点扩大到包括再度具备与大批敌军作战的能力上,越来越多地涉及大规模攻防对抗战,利用新技术、无人机、坦克、火炮、导弹和装甲车辆与 “近乎匹敌”的敌人交锋,这些都将极大提高美国陆军未来实施多兵种联动和广域安全防御大国战争的能力。  加快转型进程,不断拓展未来核心能力  从未来发展前景来看,根据战略重心和主要作战样式变化加快陆军转型进程,已经成为美军政各界的共识,并取得了相当的成果。实际上,从21世纪初起,美国陆军就陆续公布了《转型路线图》、《陆军战略计划指南》等一系列文件,明确了陆军在优化编成结构、集中预算投入、关键装备预置等方面应采取的措施,其目的就是根据安全形势变化不断调整转型的方向、目标和路径,全力打造一支更加精干、敏捷、多能的美国陆军。  而随着当前反恐战争进入尾声,美国陆军开始更多关注现实战争需求,要求以当前安全威胁为导向,聚焦打赢现实战争,着眼长远、预先规划,不断拓展未来美国陆军的核心能力。正如美国《陆军》杂志所称:“我们已经明确,采取反复的‘认知-适应-认知-适应’方法对部队进行现代化改进是构建2020年美国陆军的最佳途径。抛开长期按部就班谋发展的枷锁,我们的军队适应能力将更加强大并且更为灵活。”在这种建设思路的指导下,美国陆军更加强调“合成兵种机动”和“广域安全”,特别是强调特种作战部队和常规部队的高度融合,以及与联合、跨机构和多国伙伴在陆海空天网等多领域的密切协同,努力实现从单一军种合成向多军种、多机构、多国和多领域深度联合发展,从而更好地应对具有强大军事实力对手的挑战。  总体上来说,美国陆军的“大战争”作战理念,拓展了未来美国陆军的使命任务和活动领域,提高了美国应对当前主要安全威胁的能力,体现了美国陆军聚焦未来作战环境变化重新进行自我设计和定位的主动作为。但与此同时,该作战理念也过多渲染了对手的进攻意图,降低了美国发动战争的门槛,为美军开启战争新模式、实施先发制人“大规模战争”提供了理论支撑。这一点也需要我们高度警惕。

“陆军眼下积累了大量经验。它有了深度,但需要更多的广度。我们擅长平叛和采用广域安全防御的行动。如今我们恐怕必须着重于远途‘车载机动’作战,”美国陆军训练和教育司令部副参谋长里基·史密斯在接受“侦察勇士”网站采访时说。

  外媒称,美国陆军的“实弹”实战演习涉及大规模攻防对抗战,在这种情境下,机械化部队往往利用新技术、无人机、坦克、火炮、导弹和装甲车辆与临时拼凑、“近乎匹敌”的敌人交锋。

  文章称,无人机是另一个可能的重叠区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无人机技术有了极大发展,无人机的使用也大幅增加。这些平台在大型陆地战争中也会有很大用途。不过,在大国交战中,它们的使用方式可能会不同,它们将同新的战术、技巧和程序相结合。

无人机也是一个有潜在相同点的领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中,无人机技术迅猛发展,其使用频率激增。例如,陆军在“伊拉克自由”行动之初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架无人机。现在,陆军掌握着数以千计的无人机,并屡次依靠它们找到敌人的位置、发现日益逼近的伏击和在战斗中挽救生命。这些都是在大规模陆战中也会非常实用的平台。不过,它们在大国交战中可能会因战术、技术和程序不同于以往而有不同于以往的用途。

  无人机也是一个有潜在相同点的领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中,无人机技术迅猛发展,其使用频率激增。例如,陆军在“伊拉克自由”行动之初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架无人机。现在,陆军掌握着数以千计的无人机,并屡次依靠它们找到敌人的位置、发现日益逼近的伏击和在战斗中挽救生命。这些都是在大规模陆战中也会非常实用的平台。不过,它们在大国交战中可能会因战术、技术和程序不同于以往而有不同于以往的用途。

  参考消息网8月21日报道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8月19日发表克里斯·奥斯本的文章《陆军将如何为同俄罗斯或中国的战争——或至少为对付它们生产并在世界各地销售的武器——做准备?》称,俄罗斯和中国的武器在全球的扩散,大大增加了美国陆军与由“近似匹敌”的对手制造的坦克、无人机、电子战系统、精确武器、装甲载具和火炮进行对抗的可能性。

美称中俄武器壮大美军敌人,美国军队计划用30年准备。据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5月21日报道称,美国陆军的“实弹”实战演习涉及大规模攻防对抗战,在这种情境下,机械化部队往往利用新技术、无人机、坦克、火炮、导弹和装甲车辆与临时拼凑、“近乎匹敌”的敌人交锋。陆军正在把训练和“实弹”武器重点扩大到包括再度具备与大批敌军作战的能力上,目的是转变其15年来的徒步步兵和平叛行动作战经验。

  “陆军眼下积累了大量经验。它有了深度,但需要更多的广度。我们擅长平叛和采用广域安全防御的行动。如今我们恐怕必须着重于远途‘车载机动’作战,”美国陆军训练和教育司令部副参谋长里基·史密斯在接受“侦察勇士”网站采访时说。

图片 1

近来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地面战争打造了一支经验丰富、受到实战考验的部队,他们能够追踪、攻击和杀死小股敌人,往往混入平民当中,开着小卡车疾驰而来,或者利用各种地形进行隐蔽来发动伏击。

  这些类型的精准弹药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首次投入使用,在大规模攻防对抗陆战中会大大有助于开展对陆攻击。它们可以瞄准敌后重要位置,比如物资、军队和机械化车辆。

  虽然陆军高级领导人急于强调反叛乱依然很重要,并且陆军计划为各种可能的冲突情况做好准备,但陆军存在一种明显的转变,即转向准备打击并胜过俄罗斯或中国这类大型现代化敌人。

史密斯说:“这不是回到未来……这是在向未来迈进,在未来,陆军将面对杀伤力更强的有适应性的敌人。这一代陆军领导人将组织策划同时进行多兵种联动和广域安全防御。”

  据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5月21日报道称,陆军正在把训练和“实弹”武器重点扩大到包括再度具备与大批敌军作战的能力上,目的是转变其15年来的徒步步兵和平叛行动作战经验。

  文章称,像“神剑”这类武器让地面指挥官有能力精确定位小股作战人员、建筑物和炸弹制作地点等叛乱分子目标。“神剑”是一种155毫米GPS制导炮弹,它能在30多公里的范围内精确摧毁敌人目标。制导多管火箭系统是另一个例子。在阿富汗,这种精确制导远程火箭成功地从远距离摧毁了许多塔利班目标。

这些类型的精准弹药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首次投入使用,在大规模攻防对抗陆战中会大大有助于开展对陆攻击。它们可以瞄准敌后重要位置,比如物资、军队和机械化车辆。

  近来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地面战争打造了一支经验丰富、受到实战考验的部队,他们能够追踪、攻击和杀死小股敌人,往往混入平民当中,开着小卡车疾驰而来,或者利用各种地形进行隐蔽来发动伏击。

  资料图:翼龙Ⅰ型无人机亮相珠海航展。

虽然陆军高级领导人迅即强调平叛依然重要、陆军随时准备应对各种各样有可能出现的冲突情境,但该军种显而易见地逐渐转向做好准备与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现代化大敌作战并制胜。

  陆军当然并没有单单指出这两个国家是敌人,没有专门训练与他们作战,也未必想跟他们开战。然而,美国陆军认识到了当前瞬息万变的威胁环境(包括与上述大国现有的紧张关系和敌对),因而其训练越来越着眼于确保他们做好准备应对机械化攻防对抗型交战。

  同时,虽然大规模机械化战争同反叛乱作战很不同,但近期的战争与未来可能爆发的大国冲突之间在一些重要方面可能存在某些重叠区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地面战争中,各种精确制导的陆地攻击武器首次投入使用。

陆军当然并没有单单指出这两个国家是敌人,没有专门训练与他们作战,也未必想跟他们开战。然而,美国陆军认识到了当前瞬息万变的威胁环境(包括与上述大国现有的紧张关系和敌对),因而其训练越来越着眼于确保他们做好准备应对机械化攻防对抗型交战。

  有些武器使地面指挥官能够精确定位叛军目标如战斗人员小型集会、建筑物和炸弹作坊,比如“神剑”,它是由GPS制导的155毫米火炮,能从30多公里以外摧毁敌方目标。另一个例子是多管火箭制导发射系统(GMLRS),这种精确制导远程火箭的打击范围达70公里,曾经在阿富汗成功地从很远距离之外除掉塔利班目标。

图片 2

尽管如此,许多拥有平叛战术经验的陆军领导人必须重新审视大型常规战争所需要的战术。

  与此同时,虽然大规模机械化战争与平叛迥异,但近来的战争和未来有可能发生的大国冲突在某些方面有相同之处。十多年来,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地面战争中有各种精确制导对地攻击武器亮相,比如GPS制导火炮和火箭武器。

  文章称,世界很多国家的陆军都使用俄罗斯制造的T-72和T-90坦克,以及中国的无人机、战斗机和导弹。这些军队可能陷入同美国的冲突中。巴基斯坦装备了中国造的85-IIAP坦克,伊朗装备的是俄罗斯造的T-72坦克。甚至孟加拉国等小国也拥有中国坦克。此外,还有诸如古巴、印度和利比亚等更多的国家拥有俄罗斯坦克。朝鲜——毫不意外地——同时拥有俄罗斯和中国坦克。

与此同时,虽然大规模机械化战争与平叛迥异,但近来的战争和未来有可能发生的大国冲突在某些方面有相同之处。十多年来,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地面战争中有各种精确制导对地攻击武器亮相,比如GPS制导火炮和火箭武器。

  虽然陆军高级领导人迅即强调平叛依然重要、陆军随时准备应对各种各样有可能出现的冲突情境,但该军种显而易见地逐渐转向做好准备与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现代化大敌作战并制胜。

  文章认为,虽然美国似乎不太可能同俄罗斯或中国发生机械化地面战争,但美国陆军需要为任何地面作战的可能情形做好准备。陆军领导人解释说,这意味着目前和未来的作战环境将越来越以城市为中心,并且会越来越多地使用俄罗斯和中国制造的坦克与武器。

  史密斯说:“这不是回到未来……这是在向未来迈进,在未来,陆军将面对杀伤力更强的有适应性的敌人。这一代陆军领导人将组织策划同时进行多兵种联动和广域安全防御。”

  文章认为,自然地,陆军不会把这些国家作为敌人专门挑出来,为打击他们而进行特殊训练,并预期同他们爆发战争。然而,由于认识到了目前快速改变的威胁性环境——这一环境包括了同前面提到的大国之间现存的各种紧张关系和对抗,陆军的培训越来越强调确保为机械化的硬碰硬交战做好准备。

本文由优德88官方网站发布于军事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称中俄武器壮大美军敌人,美国军队计划用3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